当前位置: 党史文苑 > 史志资料
革命先烈宋宗微遇害纪实
来源:口述人:渭南市华州区高塘镇原党委书记张书经 作者:张书经 点击数:671 发布日期:2019-05-09


宋宗微同志,1909年出生于陕西省华县东阳乡(今属渭南市华州区高塘镇)宋嘴村一户农家。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5月,参加渭华起义。后任中共渭华特别支部委员兼高塘支部书记、中共渭华县委宣传部长,在险恶的环境下努力为党工作,但就在华县和平解放前夕,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没有看到他为之奋斗了24年革命胜利的那一天,令人十分痛惜。

在烈士遇害70周年前夕,我把所经历的烈士遇害情节写出来,权作深切缅怀。

那是19495月22日,即农历四月二十五日,高塘镇逢集。约10时许,一位戴着眼镜的陌生人走进了启文女校(现高塘中心小学的大门),当他走到学校院子靠近水井的地方时问我:“东日俊老师在家吗?”我回答:“东老师刚下课,回到老师食堂隔墙东侧的厦房里休息去了。”我就把他带到东老师房子里,东老师见到来人,夫妇俩热情招待,我因要上课走了出来。

中午约1点左右,东老师把我叫到他的房子,对我说:“这是宋先生的中药处方。你拿去到街上济生堂中药铺给宋先生抓上三副药后送到我这里。”我接过处方和钱时,宋先生坐在椅子上喝茶。我立即到济生堂中药房抓了三副药送到东老师的住处。宋先生笑着说:“谢谢你替我跑路买药!”东老师接着说:“这有什么可谢的。这娃家贫,是咱学校的工读生,一边干些勤杂活,一边上学读书,跑点路这算什么!”

下午大约3时左右,东老师又把我叫到他房子对我说:“宋先生要回家,你把他送到街外边。”我手里提着三副药,告别了东老师,两个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校门,不一会就出了街道。送别宋先生,我返回学校。

当我快走到学校大门口时,街上乱成一团,都惶惶不安地边跑边说:“银王村的碑子前打死人了,听说是个姓宋的……”我大吃一惊,跟着一群人去银王村的碑子旁看,死者血淋淋的头朝着东南方向,身躯横躺在碑前的台阶上,三幅中药还在身边,眼镜已被摔在了一边。我认出这就是我送出街外的宋先生。人群中也有人认出他就是宋宗微。看后,我不禁疑惑:为什么要打死他呢?

当我再次回到学校门前时,看到高塘民团团长郑子龙穿着军服,带领着几名团丁,有个团丁肩扛着一张芦苇席,个个腰里别着短枪,威风凛凛,急匆匆地快步向西走去。他们前去用芦苇掩盖了尸体后回到街道。郑子龙快步来到“济生堂”药店,对隐蔽在这里与宋宗微同志接头的地下共产党员、丰镇乡乡长白雪亭说:“白哥,今天天气不好(暗语),你还是早点回家。”店里有人告知预谋杀害白雪亭的凶手在南堡村已埋伏,白雪亭听后急中生智,没有走竹园的原路返回,而是上了塬从弯弯曲曲的小路快速回到处仁口村。姜启民等凶手在竹园等了半天,其杀害白雪亭阴谋未能得逞,仓皇逃窜。

快到傍晚时分,东老师又对我说:“你现在和张稳处(张文初)俩人把宋夫人送回家中。”(黄鹿口村宋占文至今保存有宋宗微和夫人的合照)。我俩陪着宋夫人行走在弯弯曲曲通往宋斜村的道路上。天黑时,我们三人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宋斜村。到了宋宗微的家中,他家的大门朝西开,晚上我俩就在他家厅房的炕上睡觉,大约半夜时间,村里人才把宋宗微的尸体搬运回来入殓。我俩再也没有入睡,陪着村上人听着准备安葬之事。第二天早饭后我和张稳处返回了学校,向东老师汇报了陪送宋夫人的经过。

英雄已去,往事历历在目,令人心痛!解放后,我才明白了四月二十五日被杀害的是中共地下党组织负责人之一宋宗微同志。这天来高塘以看病为名和白雪亭联系协商解放后接收国民党高塘政权等大事,并进一步知道了凶手就是姜启民。后来姜启民化装后改名换姓出逃,几年后被群众举报,从外地抓获,终以死刑告慰烈士英灵。

(口述人:渭南市华州区高塘镇原党委书记张书经)

0